• 返回主頁

    西藏人高原基因來自于遠古滅絕人類

    西藏人高原基因來自于遠古滅絕人類

    西藏人的高原基因來自于遠古已滅絕的人類

    據《自然》期刊報告,現代人從遠古所繼承的一種基因,可以讓他們適應高原的生活。

    據悉,這種遠古的人類已經滅絕。這種叫EPAS-1的基因變種可以影響人類血液中的氧氣,在西藏人當中十分普遍。

    西藏人長年生活在海拔4000米的高原。

    該DNA(脫氧核糖核酸)的序列與一種早已消失了的遠古人類丹尼索瓦人(Denisovans)的DNA相符合。

    其實,包括我們自己在內的現代人類的許多人都攜帶已經滅絕了的遠古人類的DNA。

    而這些遠古已滅絕的人類曾經和我們的非洲祖先“雜交”。

    40萬年前出現的尼安德特人(the Neanderthals)曾生活在歐洲和西亞地區,直到3萬5千年前。

    無論是尼安德特人還是丹尼索瓦人都對現代人的DNA有所貢獻。

    而現在,研究人員通過研究血紅蛋白找到了EPAS-1基因與丹尼索瓦人之間的聯系。

    比如,當人體在海拔較高的高原時,體內血液中的氧氣水平就比較低,這時候EPAS-1基因就會告訴身體中的其他的基因活躍起來,包括生產額外的紅血球。

    而這種EPAS-1基因的變體在西藏人中十分普遍,這可能和他們在數千年前移居到高原生活時所發生的一種自然的基因選擇。

    明確證據

    該文章的主要作者之一,加州大學的尼爾森教授說,他們找到了明確的證據這種基因來自丹尼索瓦人。

    尼爾森告訴BBC,“如果你、我到海拔高緯度時,我們都將立即會經歷各種不同的不良身體反應。我們會喘氣困難,還可能會得高原病。”

    “過一陣,我們的身體為了適應這一情況將會生產更多的紅血球。但是由于我們不適應高原環境,我們的身體可能將會制造許多紅血球。”

    “我們的血液變得太粘稠,血壓也會升高,這樣就會有中風的危險,如果是孕婦還可能患妊娠毒血癥”。

    但西藏人就不會有這些問題,他們的身體不會制造過多的紅血球,因此血液也不會粘稠。

    尼爾森教授的研究小組在2010年就發現了西藏人身體中的這種EPAS-1基因變體,但是研究人員當時無法解釋它為什么與從其他現代人類身上找到的DNA序列不一樣。

    因此,他們才從更遠古的人類染色體組序列當中去尋找答案。

    研究人員把它同尼安德特人相比較,沒有找到匹配,但當同丹尼索瓦人比較時令人吃驚地找到了吻合。

    尼爾森教授解釋說,人類祖先與丹尼索瓦人的“雜交”發生在很久以前。

    而當西藏人的祖先移居到高原之后,丹尼索瓦人的DNA在他們的身體中產生了基因變體,并喜歡這種環境轉變。之后它便存在于今天大多數的西藏人身上。

    尼爾森教授說,這是人類通過與遠古人類“雜交”后獲得的基因適應新環境的一種清楚和直接的例子。

    您可能也感興趣:
        科學家發現植物衰老基因 花朵持久綻放
        科學家發現長臂猿基因遺傳信息與人類相似
        你為什么討厭吃香菜?兩大原因揭秘
    中国福建22选5走势图